銀行信貸能力提升 或有望緩解融資貴
2015-1-8
來源:未知
點擊數: 2078          作者:未知
  • “隨著近期監管層一系列增加銀行體系可貸資金政策的出臺,2015年貸款增速將有明顯改觀,并帶動廣義流動性的寬松,但對貨幣市場資金面將帶來一定沖擊。”交行金融市場業務中心徐躍紅在1月6日舉行的“2015年中國宏觀經濟金融系列研究報告發布會”上如此預測。 
    根據央行公布的數據,自2013年以來,一般貸款加權平均利率呈現上升態勢,企業融資成本居高不下,對實體經濟造成了較大影響。徐躍紅表示,實體經濟融資成本過高,可貸資金供給不足是融資貴的主要原因。盡管2014年監管層出臺了一系列政策,但銀行體系內可貸資金的增量并不多;2015年,隨著相關政策進一步出臺,未來政策紅利的空間依然巨大。 
    可貸資金不足是主因 
    2014年,隨著經濟增速下行,部分行業風險逐步暴露,銀行不良率也有所抬頭,銀行出于風險審慎考慮,對部分風險較大行業和企業的貸款有所收緊。不過徐躍紅表示,“但對優質企業的放貸還是比較充足的。畢竟,貸款仍是我國商業銀行的主要利潤來源,銀行的放貸意愿其實非常強烈。” 
    實際上,銀行在控制風險的同時,對于信貸資源的投放力度也著實不小,有些銀行幾乎用足了全部信貸額度。2014年三季報顯示,16家上市銀行中有10家上市銀行的存貸比超過了70%,其中6家銀行更是超過了73%,逼近監管層劃定的75%的監管紅線。 
    “實體經濟融資成本過高,要么是資金供給不足,要么是資金需求過旺。”然而,去年企業融資需求整體卻并不旺盛。徐躍紅表示,以債券融資為例,2014年交易商協會公布的債券注冊余額(企業向協會申請獲批的發債額度和實際發債額度的差額)一直呈現上升態勢,而且信貸領域也出現了企業授信額度使用不足的現象。 
    對此,徐躍紅認為,利率市場化的推進使得銀行體系一般存款增速明顯下降,加之存貸比高企,銀行可貸資金增速的明顯下降必然直接影響貸款增速,進而推高融資成本。 
    政策紅利空間亟待釋放
    去年以來,貨幣政策核心目標是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并圍繞其出臺一系列政策。從數量工具到價格工具,從間接政策到直接政策,監管層可謂多管齊下,但效果仍不盡理想,銀行體系的可貸資金增量始終沒有有效釋放。 
    一方面,嚴格的資本充足率監管,制約了商業銀行的放貸能力。工行金融研究總監詹向陽就表示,假設我國每年新增8.5萬億元貸款,按當前約12%的資本充足率估算,不考慮其他表內外風險資產增長,僅此一項需增加約1萬億元資本金,遠遠超出2013年商業銀行3482億元的實際融資額。按照前3年我國上市銀行資本補充來源40%來自資本市場、60%來自商業銀行推算,大致每年需從資本市場融資4000億元,商業銀行以自身盈利內源融資6000億元。如此龐大的融資量,無論商業銀行從利潤中進行內源性增補,還是向資本市場融資,都難以承受。 
    另一方面,處于歷史高點的存款準備金率,也抬高了社會資金的融資成本。詹向陽分析,根據20%的準備金率,商業銀行存款的五分之一要交給央行,只有五分之四的資金可以使用。準備金利率為1.62%,低于銀行間市場2%以上的隔夜回購利率和3%的存款利率。這意味著,商業銀行這五分之一的資金價格遠低于成本,嚴重虧損,因此必然要求剩下五分之四的資金要用更高的價格使用出去進行補償。 
    “目前情況下,要想實現銀行可貸資金的有效釋放,政策紅利的空間依然有待挖掘。”業內專家預計,2015年存貸比指標考核彈性增加是大概率事件。而由于存款增速持續低于貸款增速以及存款利率持續上升,2015年存款準備金率仍可能會有1-3次、0.5-1.5個百分點的下調。監管的放松將有效增加市場可貸資金,銀行的信貸能力或將大幅提高。 
    資金流動或辟新通道 
    應該說,從定向降準、短期借貸便利和中期借貸便利的推出到存貸比監管放松、同業存款口徑調整,監管層一系列貨幣政策都希望降低實體經濟的融資成本。 
    但交行當日發布的研究報告稱,貨幣市場與信貸市場的割裂,已然是近年來影響我國流動性格局的一個重要問題。資金無法正常流通,導致利率傳導機制不暢,兩個市場經常出現背離——2013年,貨幣市場兩度錢緊,但信貸市場相對寬松;2014年貨幣市場流動性相對寬松,但信貸成本卻居高不下。 
    不過,徐躍紅分析,未來同業存款口徑的調整,或將開辟貨幣市場與信貸市場之間的資金流動新通道。 
    據了解,存款類金融機構吸收的證券及交易結算類存放、銀行業非存款類存款、特定目的受托人(SPV)存放、其他金融機構存放以及境外金融機構存放等5類資金納入各項存款口徑,目前該資產總規模約10萬億左右,扣除同業貸款,并按照75%存貸比放貸,預計將增加約5萬多億元可貸資金。貸款量的增大,將派生更多的存款,進一步提高信貸投放能力。 
    值得關注的是,同業存款的分流也將對貨幣市場資金面形成較大沖擊。徐躍紅表示,“目前來看,貸款相比非標和標準債權資產都具有收益優勢,政策放開將吸引貨幣市場資金進入信貸市場。但由于信貸資產轉讓困難,銀行的流動性管理能力也面臨更多挑戰。 
    實體經濟融資成本過高,可貸資金供給不足是融資貴的主要原因。盡管2014年監管層出臺了一系列政策,但銀行體系內可貸資金的增量并不多;2015年,隨著相關政策進一步出臺,未來政策紅利的空間依然巨大。
熱門評論
  • 暫無信息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09-2010 宿州市中小企業融資擔保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