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內新增信貸擴張受困 降息降準預期慣性回潮
2014-12-12
來源:未知
點擊數: 1768          作者:未知
  • 12月11日上午,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接近尾聲,一則來自路透的消息卻橫空出世,賺盡眼球。傳言稱,央行正在放松合意貸款和存貸比的執行力度,以鼓勵銀行加快貸款投放,而全年新增信貸將控制在10萬億元人民幣以內。

      對此,某國有大行地方支行行長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目前還沒有收到相關信貸政策調整或者加大放貸力度的消息,目前銀行存貸比距離75%的限制還有一段距離,并非是銀行不放貸,而是有效信貸需求不足。貸款審批還是有難度,特別是產能過剩行業,經濟增長放緩、不確定性增加了銀行對信貸質量的擔憂,“惜貸”情緒較濃。

      而民生證券研究院執行院長管清友認為,在經濟下行和通縮壓力下,出于金融風險防范的考慮,貨幣仍會寬松。

      當日晚間,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給出了答案,明年的“貨幣政策要更加注重松緊適度”。

      顯然,這一表述較大區別于2013年年底會議的“要保持貨幣信貸及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改善和優化融資結構和信貸結構,提高直接融資比重,推進利率市場化和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增強金融運行效率和服務實體經濟能力”。

      細節的變化透露著新的信號。

      信貸需求難題

      對于路透等外媒的上述傳言,貨幣當局并未予以回應。

      但這種沉默,卻仍被市場理解為放松銀根、鼓勵商業銀行放貸的重要信號。

      申銀萬國證券李慧勇認為消息基本靠譜,一方面經濟疲弱,四季度發改委新批了一些項目需要資金進行配套;另一方面,部分銀行信貸額度已用完,需要增加。

      那么,10萬億究竟意味著什么?

      根據央行公布的數據,今年前10個月,人民幣貸款增加8.23萬億元,如果以10萬億為目標,11月和12月的新增信貸平均將達到9000億,這將大幅超越歷史均值水平,2010-2013年11月和12月新增信貸平均為5700億和5100億,規模相差約1倍的水平。

      國信證券指出,總之,央行鼓勵商業銀行多放貸、早放貸、放一般貸款是事實,給了商業銀行更多放貸空間也是事實。但是,要把這10萬億的傳言理解成今年新增信貸的下限,以為往年1月才會出現的信貸盛宴開始提前了就有點牽強了。

      背后的邏輯是,要達到10萬億規模也并非易事。

      國信證券進一步指出,信貸不是想放就能立馬放出去的,沒有理由認為短短一月之后,信貸需求即有大幅反彈。再者,商業銀行給地方城投平臺貸款的渠道已經或即將受阻,這部分錢怎么配套地方的基建項目還是個問題。

      管清友預計,估計今年新增信貸應該很難超過9.5萬億。如果央行在行政上強制銀行放貸,最后銀行也只能依靠票據“沖量”。

      也就是說,制約信貸規模的因素并非信貸供給。

      國信證券指出,現在信貸供給端不是主要矛盾,實體經濟融資需求疲弱才是主要矛盾,這從今年10月份票據融資仍在“沖量”中即可看出,往年10月隨著年度信貸額度即將用盡,票據融資往往是縮量甚至轉負的。

      很顯然,真正制約銀行信貸投放的是實體經濟下行和銀行對信貸資產質量擔憂。

      背后的邏輯亦好理解。

      首先,地方政府信用饑渴被抑制,領導班子的債務考核壓力增加開始謹慎借債。其次,房地產庫存高企,存量住房供給過剩開始抑制開發商開工意愿。最后,經濟增長中出現積極變化,第三產業占比上升,而經濟轉型賴以維持的第三產業并非資金密集型,所以信貸數量出現滑落是必然。但第三產業尚不能完全接力過去的傳統引擎,經濟轉型過程中的不確定性也必然增加了銀行對信貸資產質量的擔憂,開始謹慎放貸。

      不過,在這樣的背景下,貨幣的寬松成為共識,降息降準的預期也再度升溫。

      降息降準預期再升溫

      12月9日至11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貨幣政策自然備受關注。

      會議指出,明年要保持宏觀政策連續性和穩定性,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有力度,貨幣政策要更加注重松緊適度。

      細節用語的變化,傳遞著怎樣的信號?中金證券指出,積極財政政策和穩健貨幣政策的內涵已經發生變化。

      雖然2011年以來,財政政策一直稱為“積極”,但這次提到積極的財政政策要有力度。招商證券宏觀分析師謝亞軒告訴本報記者,財政政策“要有力度”將體現在2015年赤字目標的擴大、財政支出規模的增加和節奏的加快等多個方面。基建投資力度將進一步加碼,提高其對沖地產投資下行的能力。

      多位市場人士對降息降準表達了預期。

      民生銀行首席研究員溫彬也指出,穩健貨幣政策強調了靈活性,注重松緊適度,這表明可以根據宏觀經濟金融形勢的變化,對利率、匯率和存款準備金率進行適度、相應調整。同時,對于結構性問題還會繼續采取定向的貨幣政策手段,預計2015年降準2次、降息1次。

      對于降息,謝亞軒告訴本報記者,目前通脹水平比較低,實際利率會相對偏高,所以利率有下調的空間。但是,考慮到降息一項慎用,次數不會太多。時間點則要看情況,一個看通脹走勢,二是看前段時間降息、加快信貸投放節奏等一系列政策效果。

      對于降準,謝亞軒認為,此前存款準備金率在20%左右的高位,主要是因為在人民幣匯率升值預期背景下,外匯持續流入,而央行持續干預外匯市場,被動基礎貨幣投放偏多。隨著今年央行慢慢退出外匯市場干預,強勢美元背景下導致外匯占款規模縮小,需要降準彌補外匯占款的“缺口”。

熱門評論
  • 暫無信息

驗證碼: 驗證碼,看不清楚?請點擊刷新驗證碼
版權所有 Copyright(C)2009-2010 宿州市中小企業融資擔保有限公司